top of page

松鼠與柿子

作者 / 周雪靜

感恩佛菩薩教我體會菩提心,莫造殺業,慈悲對待眾生。一切如母有情的眾生,雖然形體互異,然而皆是在求生存,何苦相逼殘殺, 輾轉結下惡緣呢?

我家後院種了兩棵柿子樹,去年結果子時,每一粒柿子我都套上平常收集起來的、防止水果碰撞的網狀套子,可是所有的柿子仍然被松鼠吃掉,松鼠的手真是靈巧,牙齒也厲害。


今年又結果實了,問了研究過松鼠的大哥,他說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擋住松鼠吃果子,所以我內心已經作好今年又吃不到柿子的心理準備。可是先生心生憤怒,買了毒藥放在籬笆上想毒死他們,先生已經殺了很多條蛇、蟑螂、螞蟻、屢勸不聽,還有用殺蟲劑殺白蟻,他覺得是這些動物跑進來我們的領域,非殺不可。


學戒之後,內心很替老公著急,也想救松鼠,他年紀比我大許多,很關心政治,常常整天看新聞等政論性節目,而不專心聽我說的話,所以我就用 line 寫信給他。我說:你會花錢買很多米撒在地上餵一些野鴿子,也會為牠們準備水喝,甚至連要開門出去都要看一下他們有沒有在用餐,怕驚擾到牠們用餐,總是等待牠們離開再出去,或是選擇另外一個門出去。為何這樣子的愛護鴿子的心情不能用在對待松鼠身上呢?


松鼠本來就是這裡的原住民,是我們人類來開發森林,建造房子,讓他們的棲息地越來越少,兩棵柿子樹給牠們吃也不為過啊!

他沒有回信給我,這是常態。

  

隔天剛好去拜訪剛退休而回到自家農場的友人,友人新種了一些韭菜全部被兔子吃光光,問我怎麼辦?我說那你就種更多一點,牠們吃剩的就可以輪到我們吃了,哈哈!先生從遠方走過來問我們在看什麼,友人跟先生講我說的話,沒想到先生對她說:是啊!畢竟牠們是原住民嘛!我們只能吃他們剩下的。聽了之後,我內心很高興,我知道先生這次有被我說動,所以回家之後我便把籬笆上的毒藥拿走,但是我沒有跟他說。

  

出去運動時,我才跟先生報告,我們以前養過松鼠,那是我爸爸父愛的呈現,看到牠們會想到父親,可是當時松鼠是放在滾輪式的籠子裏,很可憐,現在我們看到牠們跳來跳去覺得很可愛,所以我把毒藥拿走了,先生竟然沒有責備。

    

今年雖然牠們把我用塑膠盒包好的柿子,全部吃光了.....但是至少現在還有 -- 被我套起來的10顆左右沒有來吃。希望這是一種感應,可以讓我們今年吃到柿子。


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